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双叶】寻药

时值深冬,一场整夜的风雪簌簌令御花园内脚印一踩约有三指深的坑,方被清理出一块空地,阴霾的天又往下坠落起六瓣白花。

其间一条清俊人影不闪不避,身姿辗转腾挪,枪出如游龙,周身飞雪蒸腾成白汽,雾雾袅袅间看不分明,却似要腾龙登仙,直叫旁人疑心不在凡尘。

亭下一人似已习惯此景,时而含笑抬眸瞥去一眼,手下笔锋点撇勾画,竟不逊于银光点碎,红樱猎舞的畅快。

飞龙潜返,收招吐息,墨笔也同时回转收势,恰巧落下最后一笔。

换细笔题诗落款,玉质印章沾了红泥小心摁下。将镇纸拿开提起画纸上下审视,叶秋点了点头甚是满意,须臾却面露忧伤,细瘦指尖摩挲画纸右下角的印章,表情无端落寞。

“为兄练习枪法的英姿果然潇洒迷人。”

进得四角放满碳盆的亭内,叶修用内力蒸干身上水汽。耍完一套枪法口干舌燥,他坐下捉过茶盏牛饮,一边凑个脑袋过去看自家弟弟的大作,不忘厚脸皮地夸自己一句。

叶秋忙收敛表情瞪他一眼,快速地将画纸卷起,凶巴巴反驳道:“是我画得好,换个随便别的什么人一样好看。”
也许是心虚,叶秋说完突然捂住嘴咳得停不下来,白玉脸颊上绯红一片。

叶修挑了挑眉,示意一帮神色着急的奴才宫女别靠近,自己伸手替弟弟拍背顺气,从旁边小火温着的罐里倒出一小盅药膳汤放到叶秋面前。

看他平静下来,双手捧了碗小口啜饮,才接了话调侃道。
“是是是,谁不知道咱们叶秋殿下画技天下无双,画个花儿都能招蜂引蝶,用在我这种粗人身上真是浪费了。”

叶秋有些不好意思撇过脑袋将汤喝完,小声说:“也没那么差啦,毕竟是我哥。”

“哦。”

听不出这人说话的情绪,叶秋忍不住回头看去,却见叶修一双湛黑的眼正上下打量他。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脸颊:“你看什么?”

叶修一笑:“看我弟弟好看。”

“你!”叶秋作势提起毛笔要往他脸上画:“我帮你画个更好看的。”

“真的。”叶修还是笑,轻轻松松地捉住他手腕。顺势捏了捏,语带惋惜道:“能胖点就更好了。”

“像你一样吗?才不要。”嫌弃。

“为兄身体这么健康,你个小病秧子有什么资格嫌弃?”

“就嫌弃。”叶秋伸手去捏叶修的脸颊。

……

笑闹一阵,叶修替叶秋掖了下耳边飘出来的碎发,拍拍他头顶。

“在宫里等我回来,好好的,知道吗?”

藏在袍袖下的手指收紧,叶秋低低地嗯了一声,垂着脑袋不看他。

叶修想了想,也没什么别的好嘱咐,叶秋向来是个有主意的,比他靠谱。寻药的事不能耽搁,有什么都等回来再说吧,到那时,想必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叶修没拿威风凛凛的银枪,人人都知“二皇子”、镇远将军叶秋一杆却邪使得出神入化。他从宫侍手里接过一把黑黑的破伞挑了包裹背在身后,随引路太监往御花园深处行去。

眼看快被重重假山掩去身形,却听见身后一声唤,中气不足些许带喘,更隐隐有哭腔。

“哥。”

脚步顿了顿,他拿起手中破伞向后挥动,并没有回头。

那是相信 必有再见之日的坚定与决然。

“殿下……”

宫人小心翼翼呈上绢子。

“不用了。”叶秋淡淡拒绝,自己用衣袖揩尽眼中湿意,捞过桌上画卷抱在怀中,摆驾回宫。
行于风雪中,寒风刮过脸颊,瘦削的面上只剩坚毅,好像叶修的离去带走了他所有的软弱,令他披上盔甲,再无弱点。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