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原素】【原无乡x素还真】森林童话

有一片森林名叫黑海森狱,终日笼罩在浓浓的瘴气中不见天日,其中出没的大多也是凶猛的动物或者说不知名的怪物,但统领这片森林的却是一只毛色银白,蓝睛灰斑,外表看上去堪称圣洁的灵兽——银豹原无乡。

 

至于它是怎么收服众多凶物的,瞧他蹲在岩石上睥睨众兽的威严姿态,闪着寒光的锋锐利爪与獠牙,一切尽在无言中。

 

不过这位首领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说它认为自己真正的身份其实一只活泼爱闹的小兔子。没有别的兽在时,它就喜欢蹦蹦跳跳地去薅些带了露水的新鲜嫩草,作成鲜草饼,招呼隔壁永旭森林那只整日栖在最高梧桐树上打望太阳的火凤凰倦收天下来吃。

 

为了不在手下面前露出本性,每次分享完食物,原无乡都会找倦收天到空地约架,磨练爪子和牙口,有时候打着打着太认真忘了收敛,直打得火星乱渐银毛横飞,一豹一凤都累得直喘才各回各家。

 

有不怕死的兽偷偷靠近窥探只道自家首领果然凶猛,竟然跟能燃尽一切的火凤打得平分秋色。回去把这场面跟小伙伴一说,一传十十传百,不知不觉间原无乡的地位就更加巩固了。

 

本来它以为自己的豹生就要这么无波无澜地过下去直到死亡来临那一天,没想到时间一久黑海森狱里又有兽不安分,跑出去搅得整个苦境鸡犬不宁。

 

知道的时候已经被苦境管理员麒麟星消灭掉了,轮不到它出手。

 

银豹默默地舔了舔自己的肉垫,爪子扒拉几下脸皮“洗脸”,张嘴一个大大的哈欠,或是甩甩尾巴脑袋枕在前爪上闭目养神,反正就是装没看见旁边那只散发着相当耀眼光芒,圣洁气息蹭蹭往外冒的圣兽。

 

来问罪的?它原无乡可没什么话好说。

 

麒麟星绕着他走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就在银豹快要按捺不住偷睁一只眼的时候,听到一声低沉的笑在耳边炸开,原无乡浑身毛一竖蹿出去五米远。

 

四肢撑着地面不悦地低吼,对面那只麒麟眼睛眯得剩一条缝,嘴角向后快咧到耳根,完全是发现了什么乐不可支的样子。

 

莫名感觉被嘲笑的原无乡怒了,前爪刨地进入战斗状态。

 

麒麟星或许是乐够了,终于开了麒麟金口,一句话就让原无乡目瞪口呆怀疑豹生。

 

它说:“你是只兔子。”

 

原无乡结结巴巴:“我……我是银豹。”

麒麟星不信。

原无乡急了:“真的,我很凶的。”

 

麒麟不说话,摇头晃脑地在银豹家门前走了一圈儿,碰碰花沾沾草。回来看原无乡眼巴巴看着他,瞧了它一眼语气挺无奈:“猛兽会圈定领地,我在你家逛了这么多圈儿,你看你还是一点敌意都没有。”

 

银豹心虚地左看右看,尾巴垂了下来一点儿没有气势地乱摆。

 

麒麟星继续开口,眼睛又成了一条缝:“还有,你刚刚打哈欠的时候我闻到了胡萝卜和草的味道。”

 

原无乡震惊地捂住嘴,麒麟星刚想它眼睛好像有点湿漉漉的更像兔子了,银豹就蹿进了洞穴里,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

 

麒麟星凑头往里看,只见到一个白得有点晃眼的屁股对着它,拿前爪试探性地碰碰,结果被重重甩了一记鞭尾。

 

麒麟有点疼,在地上跺了跺爪,没有生气反而温和地安抚起了原无乡:“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原无乡还是不说话,尾巴却悄悄地随麒麟星的话翘了起来。

 

“最大的原因就是你太善良,这里竟然闻不到一点血腥腐烂的气息。”

 

“我很喜欢这里。”

 

低低的声音带着柔软。

 

“原无乡,希望下次来,我和你能成为朋友。”

 

原无乡听懂了话里的真诚,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界寂寞多时,心中竟不免升起了一丝期待。

============================================

其实没写完,结局已经想好了,原无乡背着重生的小麒麟镝镝在森林里快乐地奔跑【   不过我觉得断在这里也没关系啦。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