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解锋镝x麒麟星】解心 番外

番外

且说当今麒麟星除了一线生易容假扮以外还有一位,乃是素还真被埋于葬神之野留在麒麟对剑上的一缕灵识,借助麒麟异兽的强大圣气化形而成,目的大概是为了引导失忆的解锋镝让其不至因懵懂而铸错。

而有两位麒麟星这件事则是在翌日,解锋镝跟着没有佩戴异谱的麒麟星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不动城办事大厅时才为不动城众人所知。

彼时一人手摇蓝色绢扇,兴致盎然、风姿绰约;一人单手背于身后,沉稳不语、渊渟岳峙。

几人心情复杂,目光在解锋镝与麒麟星脸上打转,越打量越是疑惑重重。

燎宇凤直接开口朝未带面具的武者唤道:“素还真……?”

“耶~”解锋镝摇头,语气分外失落,“诸位真让劣者伤心,之前还说吾是素还真现在又说他是?那吾到底是谁?”

麒麟星瞥他一眼没说话,眼里闪着纵容的无奈笑意。

银豹上前挥挥利爪:“解锋镝你不要卖关子。”

苍鹰啊一声表示附和。

“好吧好吧,吾不逗你们了。他与吾皆是素还真。”边说边当着几人的面攀上了不动城之主的肩膀,“我们啊,不分彼此。”

麒麟星虽觉有几分丢人,却是默许了他的动作并点头接话道:“确实如此。”

“吾不便现于人前,以后还是请各位听从一线生好友与解锋镝的安排。”

众人点头称是,问解锋镝是否找到麒麟对剑,解锋镝点头。

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摇头。

为何?

解锋镝神秘一笑,答:“时机未到。”

将事情交代完毕,解锋镝拉着麒麟星的手高高兴兴地离开了不动城。

“……”

“你们觉不觉得他俩有点奇怪?”

“啊。”苍鹰点头。

“素还真行事必有其道理。”对素还真深信不疑的燎宇凤完全搞错了八卦方向。

解锋镝与麒麟星来到琉璃仙境,设下阵法将其从麒麟对剑上剥离开来。
哪知对剑从麒麟星身体内化出瞬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破阵势消失在天际,两人皆是拦之不及,这下对剑算是彻彻底底地没了踪影。
解锋镝无奈,也只得继续完成剩下的步骤,将麒麟星灵识种于玉波池中一朵特殊的千瓣莲花之上,借由琉璃仙境之地气与玉波池之灵气滋养灌注,以保其不失。

从莲花中再出的麒麟星浑身赤裸,经过方才一番折腾消耗不小,四肢似是无力,脚下一个踉跄,被早有准备的解锋镝接在怀中并用外衫包住。
麒麟星委身于怀,神态安心地闭目昏睡过去,解锋镝小心拨开沾湿水汽粘在玉面上的银白发丝,敛目在眉心珠点轻轻一吻,眼底柔如轻风拂过这一池红深绿浅。

“只盼日后得闲……”他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将人抱至床上,衣饰与人穿戴齐整。去时深看一眼,带着深深流连,解锋镝再涉江湖。

麒麟星醒来意料之中不见解锋镝身影,窗外莲池静,窗内人只影,琉璃仙境只剩下他一人。

好在这环境是他所熟悉的,因解锋镝在外奔波忙碌,除偶有一线生汇报世情请教问题外,每日阅经翻书、操琴烹茶,竟是以前不敢想的悠闲生活。

只是他寄居的特殊莲花对应着解锋镝身上的千瓣之莲,每次其动用四心之力体内芬陀利华力量凋残,这边也会掉落相应花瓣,寄居于其中的麒麟星对他之劫难便感同身受。

如此设置却并不是想让麒麟星救他于危难,况且困于此处亦走不出琉璃仙境,只因这能最直观掌握解锋镝的动向,不至于日后他身死时手忙脚乱。

素还真对自己一向是如此的残酷。

莲瓣随日长渐残,已剩十叶不到。

这日麒麟星在岸边安静抚琴,未曾束好的发丝柔顺地垂落胸前,姿态闲适。

弱柳扶风春光好,白莲轻曳水波潺,正是一派静幽。

心中却忽生感应。

果不其然待一曲毕,余音尚袅,便有一人夹带江湖杀伐之气匆匆步入,搅了这方平静。

起身相迎,来人也不客气地挤进他怀中,手臂紧紧环在他腰上道:“素还真,我好累……”

语气好似撒娇的顽童,神情却正如他所说带着深深的疲惫,往日洁净的黑发亦沾满了尘土,鬓乱发纷。

麒麟星心如针刺,不是生疼却格外恼人,他伸手将解锋镝揽住,在背上安抚轻拍,轻声道:“你劳心了。”

“……嗯。”解锋镝在他胸前蹭蹭,心满意足。

麒麟星找来洁发的器具与垫子,拍拍自己膝盖,解锋镝便乖乖地跪坐下来趴在人腿上,由得他拆了发饰散了自己一头如瀑青丝。

一线生到处找不到解锋镝病急乱投医跑到琉璃仙境一看,人正趴在另一个自己膝头熟睡,连他走近也不曾醒来,怕是充分的放松与疲累所致。

麒麟星穿着一身粉白的家居衣衫,袖子末端浸了一截在玉波池中,本人毫不在意,垂着眼睫一下下用水瓢轻浇,替身上人清理发丝。

见他进来,只在嘴唇前竖起一根手指,嘱咐不可吵闹。

一线生叹了口气,不忍打扰,默然进入里屋替两人准备吃食与换洗衣衫。

夕阳西坠大地染上红霞,解锋镝才悠悠然转醒。

披散的黑发已干,身上也换过全新的衣衫,脑后还被人轻抚着,偷偷抬眼觑望正对上那双安然的双眸,不带笑意却让人望之心中生暖,说不出的平静安逸。

不禁朝人抿唇一笑,从垫子上爬起来挤到琴凳上。随手一拨琴弦,发出铮然之声,那人也接着勾挑一弦清冽,两人默契无言,不曾交流下共谱一章胸怀江山多娇,痴而九死不悔的铿锵琴曲。

有人在屋内静待良久,终是惦念着心中之事再等不下去,推门喊到:“解锋镝啊……”

却见那袭蓝白衣衫盖了大半的粉白,黑发痴缠着银丝,解锋镝正攀着旁边麒麟星的肩膀准备亲下去。

听这一声喊,两人像是暂时静止一般没了动作,接着同时眼神幽幽地看向他,异口同声道:“好友,你怎么还没走?”

“……”

可怜无辜的一线生连声告罪往琉璃仙境外逃也似地飞快走了。

次日,一线生再上琉璃仙境,只看到解锋镝一人望着满池白莲怔怔出神,问及另一人不在是何故,解锋镝瞬间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接着淡漠起身,嘴里喃喃念起熟悉的诗号:“半身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一边念一边从一线生身边走过,错身而过的刹那,一线生似乎在他眼中看到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映着天光,悬悬欲坠,却又脩然隐匿不知去处。

麒麟以身喂莲,从此世间了无其踪。

默默默,世事循环顺因果。

错错错,无情天道不由我。

掩筝罢弦听渊默,唯道痴恨多。

===========================================

 

这篇算是真正结束了,出乎我意料地在番外将消失的结局点明了,本意只是想写甜来着。其实这一篇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写出麒麟星与解锋镝并肩作战的场景,因为设定的原因也是我笔力不足,一味地弱化了我笔下的两位主角,只让他们谈情说爱去了……下次再加油吧。多谢观看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