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解锋镝x麒麟星】解心(5)完结

5.

 

空间静谧,紫纱帘无风而动,显露出盘坐于石床上巍然不动的身影。

 

突见其头顶冒出徐徐白烟,身躯颤动牙关紧咬,看得出正经历巨大变故。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唇中溢出一声轻吟,上身摇晃几下竟向旁栽倒,声息不闻,似是已失去意识。

 

与此同时。

 

不动城大厅内,假扮麒麟星闯入的解锋镝正与叶小钗等人交谈。

 

“解某此回前来,主要是要以元功一探麒麟对剑所在,但可惜,似无所获。”

 

没找到麒麟对剑,更不见心中所想之人现身,解锋镝也是暗自纳闷,莫非所料有误?

 

将诸事告知众人完毕,轻车熟路地来到城主室门前,略一思量向内扬声道:“城主,解锋镝有事前来拜访,可否一见?”

 

半晌不闻任何回应,他暗念一句得罪了,着手开启石门机关。

 

石门缓缓移动露出一条缝隙,便已足够让解锋镝看清倒在石床上的身影,猛然一惊即刻化光出现在床前,一边小心托起麒麟星垂在床沿的手臂,一边用另一只手四指搭在腕上把脉。

 

石门又缓慢关闭。

 

面上焦灼神情在得知对方只是因内息混乱而暂时昏厥,身体并无挂碍时松缓下来。

 

情绪暂安,这才注意到被他捏住的手腕皮肤甚是白皙雪腻,触感极好。解锋镝低头瞧了瞧,又不舍地摩挲两下才轻轻地将手搁回人身旁,自己敛了衣衫在床边坐下。

 

封闭的密室,两人独处。

 

沉睡的面容被麒麟面具遮去一半,目光便不由落在挺翘的鼻尖与略微失血苍白,却姣好若粉白花瓣的唇上,解锋镝看得痴了,手背轻轻挨蹭几下,竟觉酥麻入骨,是从未有过的滋味。

 

虽自觉有些趁人之危,却也觉得没什么不好,反正他们不分彼此,又还需客气什么?他想要的,便也是他想要的。

 

想到此处便再无顾忌,得寸进尺地用手指抚触挑弄薄唇直到泛出血色,指尖趁着些微缝隙小心进入,却碰到紧闭的齿门只得收回。将手指沾上的津液轻轻抹在人颈间,解锋镝唇畔笑容略带恶质。

 

玩够了恶作剧,目标转移至华丽的紫色麒麟面具上,早就好奇这面具下风光的解锋镝不见迟疑,手已经触到面具两侧,揭下前轻笑一声说道:“城主不醒,劣者就当你是同意了。”

 

麒麟异谱在手中自动散去,徒留下直盯着眼前之人不肯稍稍眨眼的解锋镝。

 

或许是视线太让人不能忽视,微泛粉色的白玉容颜上蝶翅般的长睫忽然轻颤一下,缓缓露出一双明净双眸,目光暖如春水,不见羞恼只安然与人对视。

 

解锋镝神情不见一丝被抓现行的尴尬,反倒是突地笑了出来:“城主大人一早便醒了,却为何装睡?”

 

“吾不装睡,你还有做这些事的机会?”

 

没了面具,麒麟星不再刻意压低声音,入耳甚是温润动听,令解锋镝享受似得闭了闭眼。

 

“非也。”手撑在麒麟星两旁,黑发在其脸上挑逗似得扫过落在颈侧,说话时两人的唇已经近在咫尺,“城主若是醒了,对吾来说,只会更方便。”

 

尾音湮没在唇间,唇相接,手指相缠,一袭文士衣衫覆在紫色战甲之上。纯熟自然地仿佛他们本该如此。

最是春宵罗帐暖,颠颠倒倒复天明。

 

麒麟星将昏昏欲睡的解锋镝从床上拖起来按在凳子上,一手让他偏过去倒过来的脑袋靠好,一手拿了发梳替他梳通发丝。

 

解锋镝靠在满是莲花馨香的温暖怀抱里,差点没又睡过去,好在他知道自制,脑中浮现出还未完成之事神智立刻清醒了不少。

 

待人帮他戴好发饰,伸手在头顶摸上一摸,倒是挺齐整,执起肩头的手落下一吻:“谢谢城主大人。”

 

“叫我素还真。”

 

脑袋被梳子轻敲一记。

 

“是,城主大人。”他答得顽皮,边说边站起来让人坐下,由他来给麒麟星梳头。

 

发丝犹如白雪在指尖纷纷散落,解锋镝提出心中疑问。

 

“你可知麒麟对剑为何不肯认主?”

 

“详细情形吾亦不知晓,但昨日确实感觉到对你身上某种力量的抗拒,吾受此牵连才会失去意识。”

 

解锋镝闻言沉吟,仍是不明白其中关节,但有件事却是清楚明了。

 

他低头凑到人耳边笑言:“看来吾与城主,还能再同行一段时间。”

 

耀世麒麟星,烽火解锋镝。

苍茫天地何解莲?麒麟无言知素心。

 

====================================================

对镝镝开不起车啊哈哈,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也许还有番外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