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解锋镝x麒麟星】解心(4)

天月勾峰上天月山水。

 

处所倚崖而居,云气鸿蒙相绕,红枫伴绿竹,竟是四季并存之奇景;极风掠过成徐徐几缕,只吹得人惬意而已。

 

所设古雅屏风,其上亦是清月映山,好风如水,枯崖老松成古趣。另设案牍置琴,铜炉燃香,于石桌上,再摆一套精巧茶具烹煮茗茶。泉水沸腾间袅袅散出些酒香,沁人心脾,着实一副高人做派。

 

解锋镝着手煮茶时,从袖子中化形而出的麒麟星负手静观眼前景色,须臾发出一声感叹:“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怎不叫游子澹而忘归?”

 

轻巧脚步压折了青草从背后一步步靠近,手背若有似无地擦碰,解锋镝已与他并肩相看:“此地景色叫城主不愿回返了?”

 

有人已是懒于作答。

 

“那便留在此地罢。”

 

麒麟星叹出口气:“莫说笑。”

 

“耶,城主。滤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当作摄生客,应用此道推。”

 

长生此事却是素还真最不用考虑。转头瞧他,直望进一汪通透清泉。

 

“你意属游子?”

 

“听城主意思,解某做不得?”

 

“端看自身。”

 

麒麟星转身来到石桌前挑了客位坐下:“多日未饮茶,吾想尝尝有生之莲的手艺。”

 

解锋镝摇晃折扇跟在身后,亦收扇相陪:“这茶名唤意浮白。需隔水而煮,连煮数日,一日成汤,三日成露,五日成鲜,七日成华,九日成萃。”

 

他脸上绽放笑意:“要饮这茶汤,也还需等一日。”

 

将肩头白发撩至身前,麒麟星不动声色。

 

“那吾便待上一日。”

 

一日汤成

 

揭去盖子,花香扑鼻。将撇开尚未煮化的花蕊,将茶汤用杓子小心舀出盛在玉杯中,推与麒麟星。

 

麒麟星执杯细观,见其颜色微呈黄色,香气不似方才揭盖时浓郁,清雅宜人。品一口,初时觉清甜,待咽下,另有淡苦留于舌根,盘桓不去。

 

“怎样?”解锋镝稍稍倾斜半身问道。

 

麒麟星咂了咂舌:“恰似如今的你。”

 

“城主能品中解某的心,解某甚是高兴。不如留待三日再品茶露?”露在折扇外面的一双眼盛满灵动笑意。

 

“再说吧。”麒麟星把玩着手中茶杯。

 

“城主,茶杯交吾。”某人快速说完,趁麒麟星反射性地递出茶杯快手快脚地夺了去,往唇边一贴,将剩下的茶一饮而尽。

 

麒麟星脸皮发烫看不得他如此,手指在石桌上敲几下:“为何要与吾用同一只?”

 

解锋镝略略歪头,语带促狭:“因为……吾与城主不分彼此?”

 

麒麟星起身要走。

 

“且慢,且慢。”解锋镝跑过来,竟是用两只手抱住麒麟星手臂,无辜笑道:“听吾解释。”

 

“谁让解锋镝初涉人世不曾积累身家,这套茶具只得了两只茶杯,另一只要与客人饮。城主大人莫要嫌弃于吾。”说到最后有点可怜的味道了。

 

“……”

 

麒麟星拿他没辙,被抱着手臂想走也没法走,就此被解锋镝用各种法子相留。

 

还都不是什么聪明法子,像下棋无人陪,操琴无人闻,寂寞啊寂寞,全是一股子孩童耍赖的味道,再加上那张无辜笑脸大抵是能让天下大部分人动容的。麒麟星也不能免其俗,左右无事,直待到苍羽凌霄寻声前来一探天月勾峰上的高人。

 

苍羽凌霄与解锋镝就不动城与九轮天的胜败打赌,麒麟星才得以随前来报信的飞鸽身上回了城。

 

避开不动城众人耳目进入城主室,麒麟星默然抚摸脸上麒麟面具,心中已是了然,欣慰忧思各半,那一天终究是要到了。

=========================================================

实在过意不去来撒点儿土【  如果还有期待这一篇的人的话

里面出现的两句诗改编自《石壁精舍还湖中作》,摘头尾几句,原句如下。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
  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虑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
  寄言摄生客,试用此道推。

 澹:同“淡”。意惬:心满意足。理:指养生的道理。这句是说忧虑少了,自然就会把一切都看得很轻。内心感到满足,就不违背养生之道。
  摄生客:探求养生之道的人。此道:指上面“虑澹”、“意惬”二句所讲的道理。

意思就是,解锋镝想做忧虑少的自由人,但明显是不可能的,麒麟星隐忍不说,后来通过解锋镝泡的茶跟那句“吾与城主不分彼此”,麒麟星已经获悉了他想要主动恢复记忆接受命运,至少是已经接受自己就是素还真这个事实了。

可能大家都不懂这位城主设定到底是什么,其实呢,城主就是麒麟剑上留下来的素素的一点灵识,因感应到解锋镝的苏醒通过麒麟双剑的强大圣气而化形,所以抗拒不了回归本体的吸引咳…

下一章应该可以完结啦,虽然我觉得这个故事根本算不上个完整的故事_(:з」∠)_ 承蒙各位看客不弃。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