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解锋镝x麒麟星】解心(3)

 自阴阳婆处知晓一际云川众人遭遇,解锋镝即刻赶往此处恰好救下了赮毕钵罗。

 

“你无恙否?”

 

“没事。”

 

甫一落地将人放开,察觉到其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脸上。

 

只怕又是……

 

他内心叹息着转身避开对视:“为何这样看我?”

 

“你……”

 

从对方嘴里刚吐出一个字,他便回身举扇制止道:“耶,不要再叫吾素还真了,吾叫有生之莲解锋镝。素还真是谁,吾不认识。”

 

话语中有几分置气几分认真,只有自己知晓。

 

就他有没有执着于否定自己是素还真的事实与赮毕钵罗一番分辩,结果虽是辩赢了十佛高僧,但解锋镝心中的纠结之处却无从排解,只因他之执着不在于此。

 

与赮毕钵罗商量好营救一际云川众僧人之事,解锋镝随即前往葬神之野欲再上九轮天,行至中途见四下无人,云袖一拂执扇之手背至身后,面带三分笑对空空如野的夜色轻道:“请城主现身吧。”

 

一时寂静,唯剩清风擦过头顶树枝,沙沙作响。

 

解锋镝胸有成竹,站在原地不愿挪步。

 

紫色旋涡裹挟漫漫星光出现在三米开外,渐渐扩大幻化出完整人形——麒麟异谱,战甲加身,不是那不动城之主麒麟星,又是谁?

 

麒麟星走近几步平视对面之人,沉声发问:“何时发觉?”

 

解锋镝不似麒麟星克制,几步上前直到两人之间只隔一步才肯作罢,随手摇起折扇,笑吟吟道:“方才吾与十佛耳语,想是城主一时忘情疏于藏匿才让解某有所察觉。”

 

一时忘情?

 

麒麟星在面具内偷偷翻了个白眼,他不过是好奇谈话内容才稍微跟近了一点,没想到就这样被他发觉。

 

“解某的意思是,城主与吾玩捉迷藏的游戏玩得太高兴,一时忘情。”

 

欲盖弥彰。

 

麒麟星侧过身不理。

 

清辉洒落透过枝叶斑驳掩映,在麒麟面具上绘出妖娆花纹,未被遮掩的半面在月色下莹莹生光,威严不存却更添神秘瑰丽,令人不禁想窥探那面具下所掩盖的又是何等的美好。

 

稍稍沉默,麒麟星开口想将话题引至正事。

 

“九轮天去亦无用……”

 

回身想正对谈话对象,没曾想一截白玉指尖正好伸到眼前,略一停顿趁他愣住竟直接点在唇上。

 

麒麟星身躯一震,在一口咬上去与退开间小小犹豫后选择倒退几步,朝那人怒目而视。

 

“你!”

 

 解锋镝从心中悸动里回神,瞧瞧那根手指,神色亦不掩惊讶。须臾从从容容地将自己作恶的手藏于袖中,复欺身上前展开手中折扇为麒麟星扇起了风。

 

“耶,城主莫生气莫生气,吾只是见有小虫飞近想替城主驱赶而已呀。”

 

麒麟星自是不信但也懒得在此事上做纠缠,一言不发地在解锋镝眼前重新化作小小地紫色光团,不征求主人同意便咻地钻进了宽大袍袖中歇息起来。

 

解锋镝将衣袖提至眼前,只隐约看得见淡淡的紫色光华,明明灭灭如心脏搏动,他小心翼翼地叫了几声都不见回应。

 

罢了,解锋镝转念一想,既已住在他衣袖中,那就有的是机会不是吗?

 

他捂捂袖口,暖暖的温度在袖中熨帖着他的手臂,更熨帖着那颗离开不动城后就像失了一块儿不完整的心,如同怀揣着无价珍宝,满心欢喜地朝九轮天去了。

 

“九轮天不可去。”

 

一路无话,进入葬神之野地界之后,却突然有熟悉的声音在解锋镝脑中响起。

 

解锋镝稍稍惊讶后便理所当然般与那个声音在脑中聊起了天。

 

“解某晓得,此去只是为了进一步引起九轮天对吾之顾忌。”

 

“如此便好。”

 

“多谢城主为解某担忧。”

 

解锋镝等了一会儿,却再无声息。指节轻擦鼻尖唉唉叹道:“是解某唐突了城主,合该如此啊。”

 

袖中温暖突地变为了灼人热度,解锋镝以扇抵唇不让自己笑出声,只觉心间有如饮蜜般甘甜,亦如山巅观视晨曦之景,充实而开阔,竟令他暂时忘却心上烦扰诸事,获得一时轻松。

 

解锋镝在九轮天外围与近神天司遭遇脱身后回转一际云川,向赮毕钵罗讲述新的解救计划。这时一线生来到。

 

“好友!”

 

被脑中微微颤抖、压抑着极大感情的声音感染,解锋镝也不禁对来人产生几分熟悉亲近。一时顺口开了个玩笑。

 

“好友,你来得正是时候。”

 

“啊,好友?你、你、你记起我是你的好友了。”

 

说完解锋镝就有些后悔,干脆否认道:“不记得。”

看到对方失望的神情虽心中不忍,然他现在确实不是素还真,又怎能将其他人对素还真的感情全盘接受?

 

之后一线生请他收下麒麟面具之事,就更是不可能答应。

 

但不动城的力量却是可以借用一二,解锋镝默默听着脑中无奈责备的话语,拜托一线生帮他办成两件事。

 

赶往天月勾峰的路上,解锋镝拂了拂衣袖侧边,那里是紫色光团的所在,心中暗暗厘清方才从一线生口中得知之事。

 

如果说出麒麟面具是对天下人承诺的人是他自己,现今不动城的掌权者是一线生。那么,麒麟星又是谁?

 

那股天生的亲近与信任,还有不动城一行的经历,亦让他相信这不是心怀不轨之人针对他的阴谋算计。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却又令人不愿深思。

 

城主啊,你可真会让解锋镝苦恼。

 

解锋镝苦笑一声将此事暂时搁下,准备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对寄住在他衣袖中的人进行询问。

===================================================

这章好多必须要走的剧情,写得我脑细胞死一半,已经不想回头检查了。

有bug请跟我说Orz

只是想写个自体小甜饼怎么这么难【手动拜拜】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