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解锋镝x麒麟星】解心(2)

高耸的黑色大门如同猛兽吞噬血肉的摄人大口,在解锋镝身后缓缓关闭落闸,发出沉重的声响。解锋镝回身仰望,大门上方悬挂的石雕兽头在一片寂静中散发出冷厉肃然的气氛,一如这方不动城之主对外所示形象。

 

方才,两人在城主室内所谈还言犹在耳。

 

“你是素还真。”

 

麒麟星看着别处沉默了半晌,突地抛出这么一句话。

 

解锋镝专注地望着那两瓣薄唇,等待它们张开吐声,却等来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免有些许错愕,语带失笑。

 

“城主所言这素还真…却是何人?”

 

折扇敲上脑门,微一思索后笃定摇头。

 

“解某记忆中,不曾相识。”

 

“经吾之观察,你应是记忆有所缺失。”麒麟星手提茶壶替两人杯中蓄满茶汤,“好友不在,倒是委屈先生只能尝吾泡制的粗茶了。”

 

“无妨,请城主继续。”解锋镝将折扇放下,两手捧茶杯在手心,长长睫羽忽闪,双眼兴味明亮如夜空闪烁之星,神情像是准备听一桩有趣的奇闻异事。

 

麒麟星被他调皮如稚童的模样逗得呵笑出声,垂目啜饮一口茶汤将笑意混同清苦滋味一起吞入腹中,随手搁下茶杯,肃然道。

 

“你,确实是素还真。”

 

“之前因感染异识,一种可以操控意识的邪物,而挖去心脏。救治结果虽不甚乐观但好在素还真命中贵人不少,又被浮动山城城主梦不觉以梦境保得魂魄不失,至于之后众人又是如何辛苦奔波令你复活,却是连吾也不得而知了。”

“听起来这素还真当真是位神人,失了心脏竟还有办法复活。”

 

“是众人之力罢了。”

 

麒麟星听他说的事不关己,睨他一样淡淡道。

 

“光是听吾这么说,你只怕也没什么实际的感觉。不急,此事来日方长。”

 

“若是在江湖上碰到一位名叫隐蔽红尘,一线生的人物,可向其询问事情经纬。相信到时你便能知晓真相。”

 

“解某明白。”解锋镝点点头,又问,“但城主邀请劣者来此,可只是为告知吾本是素还真之事?”

 

“还有两件事。”

 

麒麟星扶着麒麟面具,低沉之声难得显露出犹豫。

 

“看来劣者今日是不得拜见城主真容了。”解锋镝伸直了盘坐的腿又抻抻胳膊大大地伸了下懒腰,假装没发现自己的脚踢到对面威严的城主大人,从床榻上站起来整理好着装,施施然道,“既然城主还不准备将另外两件事对吾和盘托出,吾可否能用这两件事换两个问题?”

 

麒麟星脑中还回放着那双穿着白袜亦显小巧的双脚,庆幸自己忍耐住了没将其抓在手里。听到他之提问回过神来,不甚明显地翘了下嘴角。

 

“可以。”

 

“城主与素还真是何关系?”

 

“不分彼此。”

 

“不分彼此……”解锋镝品味着这句话,沉吟半晌,再问。

 

“现今苦境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什么?”

 

“九轮天。”

 

“多谢城主告知。那劣者……就此告辞。”解锋镝穿上了床榻边的船头鞋,对麒麟星行礼告辞。

 

“且慢。”麒麟星从床边暗格里取出一本小册子递予解锋镝,“此册子你拿去翻看,对掌握武林局势应有助益。”

 

解锋镝接过,拿在手上略翻了几页,唇角浮上笑意,语气却有几分古怪。

 

“看来城主所说,与素还真不分彼此,确实不假。”

 

“当然。”麒麟星将棋盘上棋子收拾妥当,于床榻上稳坐如山,虽是仰望解锋镝然气度卓然,“这不动城,亦可随时奉上。”

 

解锋镝回忆到此,摇了摇头甩去心中莫名杂绪,迈开步伐启程去找寻他之神兽座驾,兽之龙河图,却没察觉到有小小地一颗紫色光团左晃晃右晃晃悠悠然地跟在了身后。

 

解锋镝初涉江湖便遇到一系列的人事,果不其然人人称他素还真,虽他几番坚持否认,仍是抵不过众人意愿,待诸事告一段落便前往天涯半窟相询。

 

从阴阳婆口中得知自己的经历,其前因后果除重生之事的细节之外,其他都与麒麟星所述并无二致。

 

“……但吾现在,是解锋镝。”

 

解锋镝喃喃几语,仰首望着天上与那人相遇时缺了一叶的明月,目中层层荡开的光华清寂无声。

======================================================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城主到底是什么设定了【

然后这一章,就是镝镝在吃自己的醋,咳咳……

燎原的故事忘得差不多了,有bug请跟我说_(:з」∠)_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