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解锋镝x麒麟星】解心

解锋镝x麒麟星

 

气势恢宏的黑色城堡矗立在山巅之上,在常年黑暗的天幕笼罩下,显得神秘强大而不可动摇,正是策万鬼,吞天下的魔吞不动城之一。

 

而在城主室内。

 

房间虽大,摆设却也大气尊贵,无一繁冗;墙上醒目地阳刻麒麟图腾,似要浮现而出,煞是摄人。唯独这床帏紫纱垂坠,叫人不知如何评价这搭配。

 

房檐正中垂挂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柔和明亮地光芒照着两个对坐下棋的人。

 

“劣者为何会在此处?”解锋镝展开手中风雅折扇遮挡住唇部动作,一双清凌凌却带着慧黠的眼眸,瞅向棋盘另一边,小声而无奈地叹了口气。

 

再看对面,麒麟异谱覆着半面,看不清眉目与神情,在探究的人眼中徒留神秘,面具之下是线条完美的下颌与轻抿的两片浅红薄唇,紫色战甲包裹着精悍身躯,衬得这样一位绝世武者端的是气势逼人,尊贵无匹。

 

此时他食指中指间夹着一枚黑玉棋子,沉吟间轻敲几下桌面。片刻,扔了棋子在身前棋盒中,听得一下清脆玉石相击之声。

 

“不下了。”

 

“耶~”解锋镝收拢折扇在手中轻敲,微微摇头不赞同道,“城主还远远未输。”

 

“吾无意与你争胜。”麒麟星低着头道,手掌轻扶面具,语声低沉中似是夹杂些许不耐,“且你心不在焉。”

 

“解某贪看城主,自是心不在焉。”解锋镝无辜地眨了眨眼,毫不脸红。

 

“哦?吾这半边陋颜竟也入得先生之眼。”麒麟星面对这等调戏话语却也不怵,顺着话往下接,薄唇勾如新月。

 

“哎呀呀,城主不可。”那人假模假样地轻叫道,将扇面刷啦展开往脸前一挡状似羞涩,“城主这一笑当真是艳如桃李,叫解某心醉神迷。”

 

“只半边面貌便有如此风情,若是摘下面具怕要倾国倾城。”

 

“倾国倾城……?哈。”麒麟星将这词在齿间滚过,笑声短促,要是落入第三人耳中难免会觉得嘲讽。

 

解锋镝听得出其语中有深意,暂按下心中疑惑。

 

城主,解某在提醒你,该兑现承诺了。

 

面若银盘目如星,他一副姣好容颜朝人言笑晏晏,眉间淡蓝亦是熠熠。

 

做足了贪看美人的模样,却不知自己是何等生动的风景。

 

而麒麟星或许是有面具遮挡,垂目无视对面人送来的秋波,将眼光落往别处。

 

彼时是夜,麒麟星被逆三教四人围杀,本无甚风险,心想打不过跑便是,胸中突然急迫的悸动却逼命夺魂,一时不察被揭去麒麟异谱。危急间那人来到,一袭披风随风猎舞遮蔽众人视线,刺目白茫中四目相对,虽是一瞬眼神交错,却似有电流蹿入各自脑中,视界重归面具覆盖下的狭窄破碎时,他,已是不见踪影。

 

依着心中感应疾步往东边去寻,正好听见荒唐话语落入耳中。

 

“刚才所救的那个人,我喜欢他。”

 

脚步骤停,踩出足以让对方察觉的声响。

 

“是你?”那人转过头来,折扇一合敲击掌心,观其打扮可称翩翩少年郎,旋涡眉、琉璃眼、朱唇皓齿,眉眼在朗月下耀目夺华,正正是新生的素还真。此刻面上笑容略显讪然,应是刚才心声被听见的缘故。

 

“吾乃不动城城主,麒麟星。方才…多谢相救。”麒麟星忍住身上诡异情形,按下心中纷繁杂绪,低沉嗓音自薄唇吐出,报上身份并趁机将人打量一番,异谱覆盖下神色不动,“敢问阁下名号?”。

 

“劣者有生之莲——解锋镝。”文士打扮的清俊公子持扇款款而礼。

 

“有生之莲,解锋镝。倒是好名字。”

 

麒麟星语气似宽慰似叹息,复杂万分,引得解锋镝好奇相望。

 

麒麟星瞧他神情,喉间溢出一声低笑:“解先生,可愿意往不动城一行?”

 

“这…蒙城主邀请当是解某荣幸,但劣者还有事待办……”

 

“这里离不动城地界不远,有事吾可以交代手下前去代为办理。”麒麟星不容人拒绝,上前握住解锋镝手臂便道,“先生若来,便可知晓吾之真面目。”

 

隔着轻薄衣衫肌肤相亲,温暖相合,心脉同律而动,感官传回的反映过于鲜明,两人俱是一颤。

 

解锋镝挣脱不开这力道亦不愿对他动武,苦恼侧头,却只得麒麟面具入眼看不清对方神情,无奈叹道:“罢了,解某答应便是,还请城主放手。”

 

听到他答应,麒麟星即刻松开力道,离了人几步远到头前带路,面具无法遮挡的耳后染尽红霞,被解锋镝就着月光看了个分明。

 

“今晚月色如水,人亦如画呀……”

 

解锋镝轻声赞叹,也不怕传进前面带路的人耳中,脚下熟练地使着轻功步法跟上对方骤然加速的身影。

===============================================

哎呀没想到能嫖城主,本来开始是麒麟镝的,写着写着就反了,城主这么受是设定原因_(:з」∠)_

第一份自体粮!!!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