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椿

主角中心,非常杂食。攻受不论,双子赛高,水仙深沼

【神三】雨宿

雨大如倾盆,雨水顺着木制的屋檐坠落,织成一道不肯断绝的巾帘。

刚才三好从居酒屋里撩了帘出来,低头带好帽子准备跟神永一起回他们的“大东亚文化协会”,雨就哗啦一下淹没了眼前的整个世界。

神永皱皱眉头想再回身进去,急于躲雨的路人却踏着水花接二连三地从他肩膀边擦过,抢在他俩前头进了居酒屋。

这一家菜、酒绝佳,可惜店面不大,刚进去几个人怕是没有多余的位置。

神永对三好摊开双手。

三好正侧着头看他,薄薄的嘴唇勾起笑的模样,是无所谓的轻松。

——反正没有宵禁。

神永毫不费力地理解了这笑容的潜台词,却有点在意那眼神的流转。

5cm也是差距,时不时出现的形同窥觑他的视线总会让神永有些走神,侧面眼神轻挑眼尾上翘,越显风流。

三好长着一张不论男女都会觉得漂亮的脸,喜欢搭讪女生的神永对这点有深刻的认识。

他走向角落,身体往后一靠低头在裤袋摸出烟盒跟火柴,点燃一只抽了起来。口鼻间呼出的气体让余光中三好的身影飘渺而虚无。

眯起双眼望着不断落下的雨帘。

当初会站出来申请成为领队,不过是怕给人第一印象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三好无法协调与其他成员的关系,能站在对等地位上自己也好插进去调解。

第一次集合解散之后却是三好主动在走廊上等他出来,伸出手说了声请多指教。

自如地伸出右手握了一下。

也是,神永暗想,连这点变通都不懂又怎么当间谍。

只是气质未免太过惹眼,连手指好像都散发出一股隐隐约约的香味。

神永不禁将右手举到鼻前闻了闻,又马上对自己的举动感到哭笑不得。

——这个人的美对我来说是难以拒绝的危险品。

从那个时候起神永就对三好的存在有了这样的认知。

最初每次训练、出任务都是三好事无巨细地跟大家交代清楚,神永在旁边无所事事地盯着他看,有次三好看了他一眼把材料往他胸前一拍,说:你来讲。

自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摆出听众的姿态。

神永捧着怀里的资料,直直地看着三好猫似的眼睛眨了眨眼,几乎觉得三好是在对他撒娇。

可他只能撇开这点不可言说的旖旎心思,把注意力集中在任务上。

碰巧那晚其他人或是不出门或是各自有约,神永就试着单独把三好约了出去。

神永倒是没敢问你是不是在跟我撒娇这种自杀式提问,不过没有其他人在场他倒是终于把对三好容貌的夸奖说出了口。

“你长得真好看。”

三好愣了一下,低下头闷声笑起来,笑声优雅惑人。

平时搭讪女生的口才大概是喂了狗,而且是被一大男人这么说,神永反思一遍自己说的话,有点绝望。

“是吗?被男人夸奖还是头一回,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坦诚。”

三好凑过来嘴唇贴在他嘴唇上,透亮的瞳孔里映着他呆滞的脸,这是货真价实的一个吻。

竟然没嘲笑我还很高兴的样子……这个人真是真正的自恋狂,而且还把我的感情都看在眼里。

但因为这个吻而心潮澎湃还毫无厌恶的自己又是怎么一回事,神永悲伤地往嘴里猛灌了一杯酒。

从那之后他们之间像是有了一点和别人不同的默契与亲近。

可能是,自认美丽与智慧之神与他其中一位信徒的关系?

不,其实也没他想得那么地位悬殊。

就像现在,美丽与智慧之神的双唇正被他侵占,啃咬,在他紧箍的怀里强迫着堕落为俗世的人。

眼看雨没有要停的架势,三好直接拉着他顶着雨冲到附近的旅馆开了间房,两个人全身湿漉漉的,三好就将他推倒在床。

“在想什么?”
三好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有些沙有些哑,低低地在耳边撩拨。

“在想我们之后还能再见到吗?”
神永忍着耳朵钻心的痒,笑着用自以为用开玩笑的口气问出口,三好的神情却陡然认真了起来。

“不知道。所以你必须忘记我。”

纵然D机关成员出任务的时间、地点连同期的成员都不能告诉,神永却因为三好异常主动的邀约察觉到这次恐怕是长期而艰难的任务,就算没有生命危险,再相见的机会也是渺茫。

“哪有什么忘不忘……记不记得我都会好好活下去。你也是,三好。”

唇齿交缠,互相探求彼此的温度,皮肤相触的地方都能撩起火焰来。

不被感情牵绊是D机关成员的要求之一。

就算之后两个人的路已经注定渐行渐远,现在这大雨淹没的时间空间也是仅归他们所有的,珍贵的,可以在孤独黑暗里怀抱着活下去的指引之光。

================================================================

太偏心三好了,所以只打了三好的tag。原著跟动画里对D机关成员之间互动的描写都少得可怜,官方drama又太ooc我拒绝作为参考,只好运用贫乏的想象力想象了一下神永跟三好的相处,然后感觉最后还是写崩了。

算了我尽力了……………………下一篇结三再加油。

评论(8)

热度(16)